道格拉斯•费尔:打造“中国质量”其实只需5年

关键词:盈飞无限,中国质量

导语:中国制造已经遍布全球,但中国产品的质量却饱受诟病。中国质量什么时候才能像中国制造一样,被人们认可和接受?盈飞无限国际有限公司技术服务副总裁道格拉斯•费尔先生认为:打造“中国质量”只需5年。

 

道格拉斯•费尔

盈飞无限国际有限公司技术服务副总裁 道格拉斯•费尔先生

道格拉斯•费尔,盈飞无限国际有限公司(InfinityQS International, Inc.)技术服务副总裁,六西格玛黑带大师,美国最知名的统计应用实践专家,波音公司的质量管控标准制订者之一。2014年11月,道格拉斯•费尔第二次来到中国,当他拉着行李箱出现在记者眼前时,容貌和风采与2009年第一次来华时一般无二。

道格拉斯•费尔1987年获得田纳西州大学工业统计学学位,在波音航空公司开始其质量管理领域的统计工作之后,他在财富500强企业担任过多年统计学顾问。二十余年来,道格拉斯•费尔成功帮助如霍尼韦尔、可口可乐、库珀轮胎等全球顶级制造企业成功实施了先进的质量管理解决方案,是当之无愧的质量管理实践大家。

2009年,道格拉斯•费尔第一次来到中国,面对摩拳擦掌准备进军国际市场的中国企业,他第一次强调了严格把控产品质量的重要性,系统地介绍了美国制造业打造产品品质的方法和经验。那一年,中国政府打出了“中国制造”的招牌,“Made in China”开始引起人们关注。5年过去了,“中国制造”凭借低廉的价格打开了国际市场,却也因低劣的品质而几乎沦为“次品”的代名词。这一次,道格拉斯•费尔面对已经“走出去”的中国企业,再次为如何科学打造“中国质量”支招。

中华工商时报:中国制造已经遍布全球,但中国产品的质量却饱受诟病。让中国企业困惑的“速度”与“质量”真是不可调和的矛盾吗?“中国质量”转变该从何处入手?

道格拉斯•费尔:一直以来,“质量”和“速度”背道而驰是人们普遍的误解。首先,我们需要明确,企业对质量的追求本质上是源于消费者的需求,生产出消费者满意的产品才是企业的最终目标。实际上,通过提升质量、减少报废、压缩不良成本,最终的目的和结果都将提高企业的生产效率。通过科学的质量管控,企业的生产效率会快速提高。反之,在质量问题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前,企业希望提升生产效率是很难的。

不管什么产品,消费者的要求基本一致:可靠、耐用,功能不仅强大而且稳定。这是我们对高品质比较粗略的,但也是大家可以简单理解的定义。如果你的产品在这些方面没有办法得到保障的话,消费者就会选择其他产品。比如,现在很多中国人会选择国外进口商品,甚至直接到国外采买,正是因为中国制造的产品没有达到高品质标准,难以取得消费者信任。这是一个必然趋势。任何产品,包括当下中国比较流行的国产品牌,如果没有品质保障,哪怕外形再炫酷,恐怕也不会得到市场青睐。

目前,全球消费者对中国制造的普遍印象都是价格低廉、实惠,但是质量却相对较低,因此,要想更好地占领市场,中国制造业必须把质量和产能结合起来。中国制造需要的不仅仅是覆盖面广,更应该瞄准高端市场。

我认为,中国制造要改善质量,首先要弄清消费者最根本的需求是什么;其次,持续的改进是最为重要的。从可靠性、稳定性、一致性、耐用性的角度看,切实把质量作为企业关注的重点,并付诸行动不断推进改善才是王道。

中华工商时报:中国制造的产品一直以低价为竞争优势,企业是否可以在节约成本的前提下,保证产品质量,提升产品品质?

道格拉斯•费尔:很多中国企业认为:生产使用的原材料越便宜,生产出来的产品价格便越低廉,利益的驱使导致部分不良企业在生产过程中将一些不需要添加、不可以添加,甚至是致命的成分掺入原材料中。但是企业正确削减成本的方法绝不应该是以次充好,而应该靠自己不断提高的质量管理水平实现利润提升。

提高质量不是完全免费的,过程中企业需要付出相应的技术成本,但总体来说,随着科学质量管理方法的应用,企业质量管理水平不断提升,企业的生产效率与产能不断增强,必将推动企业利润的上升,帮助企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赢得一席之地。简单地说,在“制造业智能”等科学方法工具的应用基础上,面对同样的“人机料法环”,各种物料等不良成本的消耗,你的成本将会比别人更低,在产品定价上会拥有更大的主动权,面对市场也会更有竞争力。

从更大的国际视野来看,我们注意到,当汇率降低的时候,由汇率造成的成本差异能够掩盖很多质量上的差距。由于货币兑换后产品价格较低,质量上差一点似乎客户也是可以接受的。但在汇率上升时期,质量扮演的角色就会越来越重要。随着人民币不断升值,中国制造若想在国际贸易中有足够竞争力,势必将更多地依赖于产品质量。

中华工商时报:食品、医药行业应该是最需要重视质量的行业,但为什么在中国的重视程度却不够高?

道格拉斯•费尔:最重要的原因恐怕还是政府法规的严格程度不够。在美国,对食品安全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企业一旦越过红线,将会被直接关停。同时,不仅是针对本土产品,美国对进口食品的要求也非常高。而到目前为止,中国相对西方国家而言,食品、医药领域的质量安全标准还相对较低。也正因如此,那些只着眼于国内市场、不考虑出口的企业,其自律性、对质量的关注度都不会很强。

第二,在过去的三十年间,中国制造一直拥有强大的成本优势。不论是原材料还是人工的成本,都远远低于欧美同行。所以,许多中国企业并没有想到要通过提升质量的手段,去实现成本控制、成本压缩。

但显然,现在一切都在变化。“中国制造”已经不再便宜——原材料成本、人工成本、房租成本、土地成本以及资源环保成本等等,都在非常快速的上升。所以,虽然目前中国制造与欧美企业相比,其质量意识的差距仍然存在,但是我非常乐观的认为,它会越来越小。

现实已经很明显:在中国,各种基础设施,包括人工成本的上涨远比想象的更快。很多沿海工厂纷纷迁往内地,就是为了节省房租成本,因为企业利润已经受到了威胁。但是在搬迁、裁员这些方法都用过之后呢?内地对于北上广的成本优势差异其实已经在逐步缩小,企业该如何突围,寻找更好的利润增长点?一个非常聪明、有效的做法,就是“向质量要效益、要利润”。从这点上讲,许多西方企业的经验是完全可以借鉴的。这也许就是中国制造业未来胜出的关键所在。

中华工商时报:中国企业怎样才能像可口可乐、库珀轮胎一样使自己的品牌成为品质的代名词?

道格拉斯•费尔:如果我们仔细看,会发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在盈飞无限的客户名单里,有许多全球最知名的顶级企业。即便是像可口可乐这样的行业领头羊,仍然在每天持续的使用我们的质量解决方案,以不断压缩它们在制造环节的各种成本,减少因质量问题导致的各种浪费。这些成功企业仍在每天坚持关注质量,其本身就十分有教育意义。

对于制造业企业而言,产品质量是核心。由于忽视产品质量而失去市场竞争地位的故事,几乎天天都在发生,这也是许多企业为什么非常重视质量的原因。

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可以说明质量对企业的重要性。美国通用汽车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曾因品质卓越风靡一时。但遗憾的是,在接下来的发展过程中,通用汽车转移了关注重心,将精力分散到其他领域。而当时不起眼的日本丰田公司,虽然还只是一间小小的工厂,但因为对产品质量不断地追求、精益求精,在过去的几十年间,逐渐蚕食了通用汽车的市场,成为业界第一,而曾经叱咤风云的通用汽车则在2009年申请了破产保护。

制造业是一个非常踏实的行业,花哨的外包装,酷炫的公关手段,都不是支撑产品长久畅销的筹码,产品质量才是永远不变的核心。

中华工商时报:中国质量什么时候才能像中国制造一样,被人们认可和接受?

道格拉斯•费尔:要想达到这样的目标,首先得有一个前提,中国制造业必须出现非常注重质量、专注于生产高品质产品、非常坚持质量管控的企业作为全行业领导。只要出现这样的企业,我可以大胆的预测,只需要5年,“中国质量”就可以和“中国制造”一样,享誉全球。

除此以外,领导层自上而下推广质量,绝对是最好的办法,但是提高质量不仅仅是完善制度的问题,在企业树立产品品质的过程中,政府扮演的角色相对不足。其实,政府应该扮演好一个严格监管、检查,设置下线的角色。但总而言之,产品质量的提升,还是要靠企业自己自上而下的重视、身体力行的执行。现在,对于质量管理,我们已经有了非常完善的技术手段,只要企业下定决心做好品质,就一定能做到。

道格拉斯•费尔档案

道格拉斯•费尔,盈飞无限国际有限公司技术服务副总裁。1987年获得田纳西州大学工业统计学学位。

工作简历:他在统计和质量管理领域的工作经历始于美国波音航空公司,并在财富500强企业担任过多年的统计学顾问,先后帮助不同行业及各种复杂制造环境的客户全面理解统计学方法并实施SPC软件。

主要成就:作为一名资深的六西格玛黑带大师,道格拉斯•费尔常年担任美国《质量文摘》、美国《质量权威》杂志栏目特约专栏作家及美国质量学会(ASQ)常委会委员。合著有《创新控制图》及《医疗行业品质管理》等专著。

原文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作者:刘婷婷

从质量到卓越的第一步

下一步